导航 首页 新闻 课改 论文 教案 试题 课件 小语 中语 字典 词典 成语
          现在位置:中教网 >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二 > 叙事 [ 发布信息 ]    

我的家

[日期:2014-06-13] 来源: 会员投稿 作者:干忠宏
标签:

“你是个没有爹的野种!”
墙边的角落里,一个衣衫破旧,双手抱头的小男孩静静地坐在那儿。伙伴们的嘲笑无疑给这位没有父亲的孩子的心灵又打上了厚厚的一层霜。
他也曾多少次问过母亲关于父亲的下落,但母亲只是闭而不语,可是小男孩却没有发现母亲眼中眶着的那串泪。
偶然的一次机会,他从门外听到了祖母与母亲的对话。“最近这些日子,邻里的孩子都在笑我们楠楠没有爹,他也够苦的了!”祖母“唉”的叹了一口气,悲怜着自己那条苦命。母亲却半响没有答话,只微微道:“不然咋办,难道还如实告诉他是我把他爹赶走的吗?”
细弱的小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嘣”的一声,拳头落在了坚硬的墙上。小男孩再也忍不住了,急切地想要得到母亲的肯定回答。
“父亲是不是被你赶走的?”正在缝衣服的母亲,被突如其来的质问震住了。细细的针扎进手指,鲜血慢慢地流出来,顺着粗糙的手指滴落下来,“啪”地一声,渗进土里,但不够,它没有渗进儿子的心里。
“是!”她肯定地回答,没有犹豫,该来的总要来。
小男孩气愤母亲的行为,所以他离家出走,去寻找那个“可怜”的父亲。
小男孩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动。不是说有缘人自适相逢吗?既然是父子关系,那么缘分肯定就更深了。他这样想着,同时又东张西望,在心中描绘着父亲的形象:他应该是高高大大,身体魁梧,相貌堂堂,正儿八经的人。
就在他这样幻想的时候,遇到他的邻居大妈们,他本能的躲到了树后,意外的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我现在完全能理解父亲用粗壮的木棍打在我幼小的身躯上时,您布满老茧的双手紧紧抓住木棍时的冲动;我能够理解您在漆黑的夜晚用药酒在我幼嫩的皮肤上轻轻擦拭却全然不顾自己手上已磨出的伤痛。
我忽然明白,那件破旧的小屋才是我真正的家,即使没有父爱,那也是充满爱的家。他含着泪水飞奔回家,“妈妈,对不起!”
母亲正用布轻轻擦墙上曾经留下的殴打时的血迹,但怎么也擦不掉,似乎是自己对孩子的那份愧疚。看到狼狈不堪的儿子,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回来就好!”
小男孩笑了,泪水从脸颊滑过,“妈妈,这是我的家!”

上一篇:伤害也是一种爱 ——读《感恩老师》有感 下一篇:爱在不经意间陪伴我们成长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意文明用语,遵守互联网 相关规则!

Copyright@teache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1004463号

Powered by ecms © 1999-2013